亦来云创始人陈榕:用区块链技术成就新一代操作系统

亦来云爱好者

亦来云创始人陈榕:用区块链技术成就新一代操作系统

陈榕介绍:

  198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1984年赴美留学,研究方向为操作系统和面向对象编程。

  1992年参加美国微软研究院操作系统组,研发面向构件操作系统

  1998年参与策划、开发面向服务(SaaS)操作系统(.NET)。

  2000年回国成立科泰世纪公司,研发自主设计的Elastos 网络操作系统,2003年完成内核及图形系统,2007年完成一只完整的智能手机并量产,2009年中国联通选用Elastos中间件做为沃Phone操作系统框架。2013年富士康投资Elastos开源计划,搭建分布式、跨互联网工业物联网、智能家居网络操作系统。

  2017年5月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策划成立亦来云(Elastos)基金会,支持亦来云——区块链驱动的互联网项目。

以下内容根据陈榕口述整理:

  现存的互联网有两个弱点而区块链计算机可以解决

  我在1992年加入微软,同年,JAVA的设计者提出了一个口号,叫做“网络就是计算机——The Network is TheComputer”。

  1985年我开始做Unix,1999年我们又设计了微软的.net操作系统。

  PS:“.Net”设计目标是软件服务化(SaaS),实现1992年由Java语言作者率先提出的“网络就是计算机”的理想,其基本原理是把网络变为“计算机内部总线”隐藏起来,禁止应用与服务直接访问企业内部局域网,从而减少病毒传播、网络攻击、隐私泄露的可能性。

  1999年微软管理层否定了我所在的COM核心小组(Core COM Team,COM是Component Object Model的缩写)几个人当时提出采用C/C++原生语言与CLR并行实现“.Net”的技术路线,导致小组解散。

  2000年,我回国创业做了一个C++版本的网络计算机,一晃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追求用原生(Native)代码实现“网络就是计算机”的理想。

  2015年,以太坊要做一个世界计算机,让区块链可编程,其实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跑在区块链计算机上。

  2016年,我研究了一下区块链,区块链也提出来一个世界计算机,区块链计算机是要互相容错、互相防范,建立信任,它实现了一个从来没有的目标:

  就是在互联网上没有一个人为的控制而达到共识,达到信任。

  有了这个以后,我们跟刚才讲的网络计算机合起来,就是一个互联网能够有信任,互联网上可以开始做生意。

  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把网络计算机和区块链计算机这两个计算机融合起来。

  他们各有优缺点:

  第一,区块链计算机的优点,就是它不受个人或机构控制。

  它是去中心化的。但我认为,“去中心化”这个词翻译得并不是很好,因为本质上这其实并不是去中心,而是用区块链计算机顶替了一个人当的中心。

  也就是说,区块链计算机像一个机器人成为了中心,而不是原来的一个机构,或是一个人来作中心。比如想修改数据库,或者关上数据库,这些都是做不了的。

  第二,区块链计算机的缺点当然也非常明显。

  它只适于做数据库,做不了计算,因为没有存储。此外,计算效率也极其低下,所以没有CPU的能力,只能储存节点,比如说记录。

  反过来,刚才所说的云计算机最强的地方,就是可以做各自运算,来满足多种需要。比如12306能买火车票,淘宝可以购物。

  这个计算机又分成两层,一个是多少万台物理计算机,多少万台物理计算机通过光纤网,连接的一个局域的云,或者网,在上面做Docker,运行很多虚拟机。

  在云计算机里面,我们不会轻易去问,比如说一秒钟做多少Transaction,尤其是不问互联网。今天问互联网,这个互联网一秒钟做多少Transaction。为什么没有意义?就是今天是多少Transaction,其实多造几台计算机,这个Transaction就加数了。

  而现存的互联网有两个弱点:

  第一,中心化每一个软件或者产品都是一家公司在控制,这样公信力就会很弱。全世界人民都在用互联网,大家都不希望这个互联网是哪个国家所控制的,更不希望是哪个公司控制的。

  第二,今天的互联网安全是没有保障的比如说DDOS攻击、中间人攻击、隐私泄露、病毒等等,这些事都会发生。

  用操作系统实现安全互联网

  去中心化的智能互联网可以解决上面这些问题,但需要一个革命性的去中心化互联网操作系统,大量去中心化的应用(DApp)才能安全落地。

  在.net时代,我们已经在设计一个网络计算机,在上面运行虚拟机。如果结合了区块链技术,每一个虚拟机就有了唯一的不可更改的ID,这是保证安全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要让这个ID的发行者不受任何国家或者公司的控制。

  因此,每个虚拟机上运行的应用和服务,都是代表一个真实的人。这些服务和应用的可行,是由区块链来保证的。那么,这件事是安全互联网的前提,是有公信力的。

  但是,由于效率低下,它做不了太复杂的事情,但是记录ID是没有问题的。

  币和链密不可分

  安全互联网需要激励机制

  这么大的网络问题需要经费和需要激励机制。所以我认为,币跟链密不可分,当然骗子很多,这个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激励机制,互联网肯定是被一个公司控制了。

  这是双刃剑,没有人愿意奉献做活雷锋。很多人只是为了挖点矿,赚点钱,这边挖着矿,奖励他们50个比特币,这个账就可信了。

  他们主观是为了挣钱,但客观上创造了一个区块链计算机让大家有公信力。

  所以其实这个模型非常像,因为我们这个月会再开一个代码,叫做去中心的运营,像P2P的网我们P2P网络已经在github上内测,预计在未来的一两个月,我们会把这个网所有去中心化P2P网络代码全部开放给社会。

  亦来云的系统上也辅助很多人去开发DIP,就是说这种去中心化的IP。因为这是基础设施,所有的IP要互通互联。做这样的互联网一定要开放,要不然哪来的公信力呢?

  可以想想,之前的智能家居有多可怕,有人会把你家的摄像头黑了,然后把家里的视频直接播出来。这就是中心化带来的问题。

  java提出的第二口号叫“Write once run everywhere”从理论模型上,java是图灵完备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java是不能写100%应用的。

  我们未来要做一个安全互联网,未来安全互联网有三大要素:第一个是ID区块链、公链,第二个是去中心的QQ,第三个是不漏底的虚拟机。

  我们原来一直在准备着前两个,后来2016年发现有了区块链就可以做成,不受中心控制了。突然明白了,就像拼图游戏最后一片。这件事情绝对是世界人民互联网安全的唯一途径,我一定会做下去。

  这个有人叫它Utility,所以我们不是那个ICO,不是股票类,不是产权类,这是流通类。流通类,比如说比特币,公链就是流通类。ICO是产权类,erc20也是产权类。公链是流通类,所以我们绝对是公链,不是erc20。

  亦来云要做一个

  中国人自己的操作系统

  亦来云主要是做一个系统,一个中国人自己对标安卓、windows的操作系统这对国家、民族、政府都是有益的。因为不能老用美国人的系统,要用咱们中国人的系统。区块链目前整个世界潮流是认可的,各个政府认可,包括中国政府也是认可区块链的技术。

  亦来云的目标不是ICO来发币我们现在叫亦来云云盘,是为了激励我们建立这个系统。我们没有想办法怎么炒作,我们也没有对标美元、人民币来发ICO。我们一开始的时候,也想和比特币一样,但是我们做了一些亦来云盘。我们不叫币,我们不叫亦来云币。

  我们和别人做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的目标是建这个系统,而且这个系统已经搞了18年,有它的传承性。千万行的开源代码我们能写出来,源代码写出来之后和区块链怎么对接,怎么联系。原来我们用的都是window,安卓都是国外做的,是不安全的根源,我们做的是一个安全的smartweb。

  我们首先是一个公链,是拿这个公链来做互联网。清华的校训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做平台的思路绝不是做产品的思路,做平台就是要开放。我们公链已经开了,P2P网随后会有一些物联网的应用,然后就会有一些去中心化的小应用。

  亦来云资本主要是围绕对系统上线的一些项目扶持和支持所谓的亦来云生态。亦来云本身是公链,公链要落地项目是运用的项目,落到具体的DAPP上。我们主要来发掘,来支持,来孵化这些项目,主要是这个目的。

  最终目标,就是我想开发一个真正的Smartweb。

  我1982年大学毕业,那个时候就想出国。后来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就去学互联网,学操作系统。阴错阳差,在这个实验室的时候也只是为了打一份工,结果那个实验室后来发明了浏览器。我去微软研究院是第一个华人,微软浏览器组我是第10号员工,然后就参加设计.net。

  在1999年的时候,我就认为安全互联网只有一条路。当时,我用C++来写.net,直到2018年我都没有放弃。

  现在,我用区块链来做区中心化的智能互联网,未来我们也一定会遇到各种问题,但比特币、以太坊他们都经历过各种困难和难以相信的寒冬,亦来云同样也能坚持下去。

  这条路始终证明我没有看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